您好,欢迎来到山西省图书馆!

“游山西 读历史”馆藏文献推介——太行山里的故事

来源: 本站原创 作者: 本站 时间:2021-05-26

斗转星移,沧海桑田,地球在一次次的变化中,将一处鬼斧神工般的地貌奇观遗留在三晋大地,形成了集雄、奇、险、幽、秀、美于一体的大美太行。

太行山钟灵毓秀,在这里,上演着、流传着、创造着诸多故事。

瑰奇壮丽之神话故事

神话,是人类最早的文化现象,是各民族文明发生发展的直接源头,具有丰富的美学价值与历史价值,与远古的生活和历史密切相关。这些用奇丽的理解来组织的故事,富有浪漫主义色彩,是人类的精神产物,反映着远古人类解释自然(或社会)并征服自然(或社会)的愿望。

正如瑞士著名心理学家荣格所说:一个民族的“神话是这个民族的活的宗教,失掉了神话,无论在哪里,即使在文明社会中,也总是一场道德灾难。”

居太行之巅的山西省东南部,地形之高,有与天为党之称,古称上党。据考察证明,早在一万年前就有人类在此活动。 在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,积淀着民族优秀文化的无尽内涵,从鸿蒙原始到天地形成,从人文初祖到开荒创世,从擎天巨人到不屈精灵,从古至今祖先们在这里开荒创世、繁衍生息,用勤劳和智慧创造了光辉的文化。

 盘古开天辟地;女娲抟土造人、天台山上炼顽石补仓天;后羿在老爷山上挽弓射九日,化枯焦为绿荫,救黎民于水火;中华民族的始祖炎帝神农氏在百谷山“尝百谷,制耒耜,教民耕种”,实现了人类历史上从游牧到定居、从渔猎到农耕的重大转折;炎帝女儿在发鸠山上愤而化作精卫鸟,衔木石誓填东海。这些神话故事均发生于我们雄奇壮美的太行山上,世代相传。

推荐阅读:

 《天脊上的神话王国》 B932.2/28

地方文献图书阅览室

 

《山西民间故事大系》(晋东南卷(一))I277.3/292(3)

地方文献图书阅览室

 

风驰云动之历史故事

慷慨悲歌燕赵地,兵刃血火太行山。数千年,一幕幕征战在这里展开。

秦赵长平之战,廉颇见嫌、赵括纸上谈兵,白起坑杀赵卒40万人。赵国元气大伤;秦占上党,加速了统一中国的进程。三国时曹操亲征高干,大正月北上太行山,取道羊肠坂苦寒行,终得上党,奠定了统一北方的基础。西燕慕容永于长子城称帝,两燕开战,相继败亡。唐朝李隆基视上党为“王业所基”,修“德风亭”,招揽异士,终得中兴唐室,创开元盛世。五代十国,李克用死李存勖继任晋王。朱温称帝建后梁,发兵10万围攻上党,李存勖亲率大军夹寨破敌,后唐终成五代中最强者。北宋灭亡,今山西一带全部落入金军之手,民间抗金起义声势浩大,太行山南端山高林密,几万义军啸聚于此,宋将王彦带了7000人北渡黄河抗金,失败后转进太行山区,建立了拥有10万人的太行山抗金基地。太行山见证了民间抗金的壮阔景象。

推荐阅读

《山西故事 历史事件》K292.5/160(4)

地方文献图书阅览室

《上党神韵》K922.53/34

地方文献图书阅览室

《长平古战场的传说》K928.79/8

地方文献图书阅览室

 

巍巍荡荡之太行精神

巍巍太行,雄踞华北,虎视中原,战略地位十分重要。80多年前,中国共产党领导八路军和太行儿女同仇敌忾、浴血奋战,筑起了抗日的铜墙铁壁,谱写了中华民族抗击外来侵略的光辉篇章。八路军和太行儿女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重要贡献。

根据地创建

八路军总部驻马太行,运筹帷幄,深入敌后,创建抗日根据地。活跃在敌后的以共产党人为中流砥柱的成千上万的八路军、新军、游击队指战员和抗日民众,先后粉碎了日军的“三路围攻”“八路围攻”“九路围攻”,以及“囚笼政策”“蚕食政策”“三光政策”“铁壁合围”等。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,以及张友清、何云、李林等共产党人血洒疆场。党领导的众多抗战英雄、百余万无名抗日烈士及千百万支撑着抗战的朴实的老百姓,铸就了不朽于青史的“太行精神”。

左权将军壮烈牺牲

太行精神,是国家和民族处于危亡的关键时刻,共产党人领导太行儿女展现的不怕牺牲、不畏艰险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,是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展现的百折不挠、艰苦奋斗的精神,是为民族解放展现的万众一心、敢于胜利的精神,是为人民利益展现的英勇奋斗、无私奉献的精神。太行精神是伟大的民族精神,是抗日烽火铸就的民族之魂。凝聚着中国共产党人的优秀品质,凝聚着中国人民的坚强性格,凝聚着中国民族光荣的历史传统,是党和国家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。

推荐阅读:

 《太行精神光耀千秋》K265.106/12/2

地方文献图书阅览室

《追寻八路军总部》K265.106/21

地方文献图书阅览室

《太行精神》《太行群英》《太行群英》

K265.06/192(1)(2)(3)

地方文献图书阅览室

 

 

愚公移山之锡崖沟精神

《陵川县志》中对锡崖沟有这样的描述:“东有马东岭之屏障,西有桦山之阻隔,北有王莽岭之险峰,南有青峰巍之对峙,四山夹隙之地曰锡崖沟。”“因周围地势险要,几乎与外界没有交通,沟人多自给自足,自生自灭”。

锡崖沟北上仅有一条悬挂于峭壁上靠手脚攀援的人行道。世世代代的锡崖沟人,就在这山沟沟里,过着自生自灭原始人一样的生活。祖祖辈辈被大山阻隔的锡崖沟人立志凿通一条通往外界的路。

1962年,支部书记董怀跃接过县委、县政府拨给的3000元筑路款,由副支书杨文亮组成筑路队,历时6个月,硬是在悬崖峭壁上开出了一条“之”字形小道。勉强能肩挑驴驮,村人称为“驴道”。

1976年,锡崖沟人第二次向大山宣战,历时两年,耗资4万元,仅修出了1公里多路,非但人不能行走,反倒将狼引进了村,被人戏称“狼道”。

1979年,不服输的锡崖沟人重新树起开山凿路的大旗。计划开凿1800米长隧道,穿透王莽岭。打了30米就被迫停工,后被人圈羊,成为“羊窑”。

1980年,党支部做出重新修路的决定。10年奋战,三任支书接力,长达7.5公里的锡崖路全线贯通。1991年6月10日,第一辆汽车开进了村。锡崖沟人终于可以自如出入山内外。

锡崖沟精神是:百折不挠、滴水穿石的坚韧精神,不畏艰难、愚公移山的无畏精神,自力更生、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,牺牲自我、造福子孙的奉献精神。

推荐阅读:

《锡崖沟——山西陵川县锡崖沟事迹资料汇编》K292.55/24

地方文献图书阅览室

 

风土民情之文学故事

地域文化一般是指特定区域源远流长、独具特色,传承至今仍发挥作用的文化传统,是特定区域的生态、民俗、传统、习惯等文明表现,具有独特性。作家创作不可避免地受到地域文化的影响,影响作家的性格气质、审美情趣、艺术的思维方式和作品的艺术风格、表现手法等。

一方水土滋养一方人,故乡的自然环境、风土民情,不但可以成为作家创作的重要内容、寄托情感的主要对象,而且能体现出他们独特的创作风格。

赵树理、葛水平是山西晋城沁水人,生活在太行山上,耳濡目染太行山人故事,在他们的笔下,简单的故事生发成了一篇篇耐人寻味的小说,小说中的人物惟妙惟肖,分明就是一个个从太行山里走出来的,带着太行山的大美气息,带着太行人独有的气质。

“山药蛋派”作家代表赵树理立志做一位“文摊文学家”,秉持以民间文化为本位的艺术观,坚持民间立场,具有民间艺术思维,叙事中呈现出口语化、故事化、民俗化等特征。在他的小说中我们能读到:太行山人家的日常生活民俗(《李有才板话》中有具有黄土高原风味的特色民居窑洞、吃面食等)、别具风味的婚姻家庭生活民俗(《小二黑结婚》《登记》等笼罩在浓郁的婚俗习惯中)、别具特色的精神生活民俗(《求雨》中求雨仪式、《三里湾》里的八音会等)。

葛水平有一种执着的乡土情结。她曾说“我出生在大山深处黄土崖下的一个土窑窟窿里”“那一些发自记忆中召唤的声音和气息是如此强烈,强烈得犹如我远去的父亲向我招手,我知道我必须即刻上路了,要沿着一道迢递之路走进那些人的心灵。”她笔下的太行山沟沟壑壑却充满了诗情画意。她讲太行山里人的故事时,不做人为的美化或刻意的遮掩,乡民们呈现着最真实的生活情境和心理状态。她的乡土情结是动人的,那个故土在她那里从未失真过,从而带动着她最真实的情感,她对那片土地那座山爱得深沉。《喊山》她喊出了一段起初骇人听闻,最终暖人心扉的太行乡村民情故事。《裸地》中绵延千里的太行山脉,看不见的气候凝结了巨大的气场,真实描摹着中国乡村原生态生活。

推荐阅读:

《赵树理小说的民间化叙事》I207.42/147

地方文献图书阅览室

 


《山西新时期女性作家小说创作综论》I207.42/108

地方文献图书阅览室


《乡土经典与晋地文学》I209.925/9

地方文献图书阅览室

 

赵树理全集 I217.32/56(1)(2)(3)(4)(5)(6)

地方文献图书阅览室

《裸地》I247.57/12642/2

地方文献图书阅览室